美国麦当劳上个季度的营业额下滑了3.3%西方美食

英媒称,你或许认为美国是全世界“最胖”的国家,但如果你这么想的话就错了,太平洋岛国已经蹿升到世界肥胖率排行榜的前列。 据英国《每日邮报》网站1月22日文章,在此之前,有......

  英媒称,你或许认为美国是全世界“最胖”的国家,但如果你这么想的话就错了,太平洋岛国已经蹿升到世界肥胖率排行榜的前列。

  据英国《每日邮报》网站1月22日文章,在此之前,有人从理论上说明了太平洋岛国的人们从基因方面来说容易肥胖。但专家们现在称,原因在于西方饮食的引入。

  美属萨摩亚位居榜首,有75%的人口属于肥胖。瑙鲁和库克群岛分别排在第二和第三位,肥胖人口比例分别为71%和63%。这些岛国在二战后曾是澳大利亚、美国、新西兰、英国或法国的殖民地,西方饮食和社会变革的引入被认为是肥胖率飙升的原因。

  报道说,研究发现,这些殖民国家试图“教化”岛民,引入了“适宜的”饮食习惯。他们鼓励岛民依赖进口食品,这意味着当地的捕鱼业和农业逐渐衰落。

  牛津大学的研究人员称,这些新引入的食品是“导致肥胖率上升的高能量、低营养食品”。发表在《发展和社会转型杂志》上的研究结果显示,这些西方食品在岛民中也成了一种社会地位的象征。

  这些殖民国家还引入了采矿业,使得曾用于采集食物的土地变得贫瘠。来自殖民海运的污染还破坏了曾经是丰富的食物来源的礁石。

  报道称,孟加拉国和埃塞俄比亚并列倒数第一,只有1%的人口超重。尼泊尔位居倒数第二,肥胖人口占1%多一点。事实上,这张肥胖地图显示非洲和南亚的多数国家肥胖率都极低。专家们称,在这些地区有很多人口营养不良。

  世界粮食计划署的格雷格·巴罗解释说:“从西非、中非到非洲之角再到亚洲,营养不良的人口很多。”

  他说:“尤其是在埃塞俄比亚、孟加拉国和尼泊尔,很大一部分人口难以获得他们所需的卡路里。”

  巴罗说:“研究发现,南亚营养不良的人口数量是最多的。”他说:“那里有迅速增加的人口,粮食需求很高。”

  他说,营养不良人口比例最高的是撒哈拉以南的非洲,那里的贫困水平很高,人们无法为家人购买最有营养的食物。

  报道说,这张利用来自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数据绘制的肥胖地图表明,全球肥胖危机仍是一个越来越严重的问题,每个大洲都面临体重问题。结果显示全球肥胖问题越来越严重,欧洲、中东和北美的多数地区肥胖率都很高。在英国,超过25%的人口属于肥胖。法国、意大利和瑞典的情况更好一些,肥胖率不到10%。在美国,肥胖人口占33%,澳大利亚的数字为27%。

  肥胖的定义是身体质量指数超过30,这一数字超过40为重度肥胖。营养学家卡特里娜·马瑟说:“常常与肥胖有关的、可预防的慢性病现在是世界头号杀手。”

  研究25日指出,全球各地每年约50万起癌症病例与体重过重与肥胖问题有关,占约全球总数3.6%,尤以北美地区问题最为严重。

  据台湾“中央社”网站11月25日报道,根据这篇发表在《刺胳针肿瘤学》(The Lancet Oncology)期刊的研究,作者指出,1/4病例“实际上是可预防的”。

  世界卫生组织(WHO)辖下机构国际癌症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这篇研究的依据广泛,包括184国2012年的罹癌病例与癌症死亡率的大型资料库。

  国际癌症研究中心表示,身体质量指数(BMI)如今成为一大风险因子,2012年48.1万起癌症病例和体重过重有关,占约总数3.6%。

  在男性方面,13.6万起新增癌症病例和体重过重有关,超过2/3是大肠癌与肝癌。西方美食

  女性方面则有34.5万人因体重过重罹癌,近3/4为停经后乳癌、子宫内膜癌与大肠癌。

  国际癌症研究中心主任魏德说:“随着经济发展,和体重过重与肥胖有关的全球罹癌人数预计会增加。”

  魏德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帮助民众维持健康体重来降低罹患各种癌症风险的重要性,并可协助开发中国家避免已发展国家目前所面临的各项问题。

  国际癌症研究中心研究发现,北美地区面临的体重相关罹癌问题最为严重,2012年约诊断出11万起和肥胖有关的癌症,占全球比例23%。

  另一方面,由于早期诊断技术与治疗进步,大多数已开发国家以及巴西、哥伦比亚与厄瓜多等国,乳癌与大肠癌的5年存活率皆有所提高。

  不过子宫颈癌与卵巢癌的存活率,国家间却有很大差异。非洲模里西斯共和国、韩国、冰岛与挪威的5年存活率超过七成,利比亚则不到四成,欧洲各国则约六成。

  外媒称,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11月19日在罗马指出,过于工业化的食品体系没能解决饥饿问题且促成了肥胖,让国际社会面临新挑战。

  据法新社11月19日报道,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在第二届国际营养大会开幕式上强调指出:“在我们的不平衡世界,一部分人还饿得要死,而另外一部分却饱到肥胖,以至于人均寿命再次下降。”

  在1992年召开的首届国际营养大会期间,全球有10亿多人吃不饱。今天,在世界人口增长的情况下,挨饿的人数降至8.05亿人。

  他们的苦难并没有被人忘却。特别是约旦哈雅公主11月19日在台上讲述了马拉维一个女婴的故事。女婴的妈妈甚至没给她取名,因为知道她注定会像其哥哥姐姐一样被饿死。

  然而,全球还有20亿人饱受缺乏维生素、缺碘、缺铁……(也就是“隐性饥饿”)之苦,更主要的是有5亿成年人和4200万儿童的肥胖问题引发关注。

  泰国公共卫生部长拉乍达·拉乍达那温提到,泰国随着经济发展,饮食习惯中增加了糖、盐和脂肪的摄入,造成了不良后果。

  陈冯富珍强调:“全球食品体系因为依赖始终不太昂贵且对健康有害的工业化营养品而运转不灵。”她指出,对于非洲和亚洲的一些大城市来说,进口加工食品要比食用产自周边农村的新鲜农产品更省钱。

  她表示,在一个妈妈们不再有时间烹饪的世界里,“就得与加工食品打交道,其销量表明有这样的市场。而需要帮助妈妈们准备的是一些清淡、低糖、少盐且可引起食欲的佳肴”。

  然而,以私营部门名义出席大会的渔业代表约翰·康奈利认为,肥胖不仅仅是食品造成的,尤其在发达国家,体育活动几乎都消失了。

  他承认:“相反,在发展中国家,显然存在着食品没有营养的现象。”他还强调,食品工业力图对此加以补救,这或许只是为了避免眼看着被强加一些过于严格的标准。

  陈冯富珍表示,“世界各国都具创造力,这是与公民社会、科学团体和私营部门一道努力所必需的,旨在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法”。

  基于这一观点,出席此次大会的172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周三通过了有关营养问题的“罗马宣言”以及包括60条防范营养不良、缺乏饮食和肥胖的建议“行动框架”。

  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若泽·格拉齐亚诺·达席尔瓦强调:“不应就此停步。我们的责任是将这些承诺变成具体结果。”

  他指出,“已有足够的食物让大家吃得还可以”,而且我们能够成为“可载入史册的解决饥饿和营养不良问题的一代”。

  根据麦肯锡(McKinsey)咨询师的研究,肥胖正在成为一个沉重的经济问题,全球近三分之一的人口处于超重或肥胖状态,造成的经济损失足以和军事冲突或吸烟相比。

  如果当前趋势不受到抑制,15年内,全球成年人中,将有一半超重。医疗保健预算的压力将因此不断加大。在周四发布的一份长达150页的报告中,麦肯锡的分析师们认为,全球每年因肥胖导致的损失达2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经济产出的2.8%。

  上述估计是根据经济生产率方面的损失、医疗保健系统成本以及用来减缓肥胖影响的投资得出的。相比之下,对全球经济来说,军事冲突、战争与导致的损失为2.1万亿美元,吸烟导致的损失也与此类似。

  该报告第一作者理查德-多布斯(Richard Dobbs)表示:“如今,西方美食肥胖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全球问题,必须为此展开全面干预。任何单方面干预措施可能只会产生很小的影响。”

  过去十年,肥胖问题一直在从发达经济体向不那么富裕的国家扩散。如今,被视为超重或肥胖的人大约有21亿,是营养不良人数的2.5倍。

  世界卫生组织(WHO)称,肥胖是一种流行病,与多种高发的非传染性疾病有关,它们包括2型糖尿病、癌症和心脏病。

  WHO认为,每年有280万人的死亡与超重有关。今年早些时候,WHO将建议的食糖消耗量削减了一半,从占成人热量摄入量的10%降至它认为较理想的5%。此外,麦肯锡的报告还研究了74种用来应对肥胖问题的措施,并据此为英国开出了药方。在英国,37%的人口处于超重状态,四分之一的人处于肥胖状态。

  麦肯锡提出的建议包括减少快餐比例、修改对加工食品的规定、改变食品饮料推销方面的规定、在教育父母方面投入资金、在学校和职场引入健康食品、以及令在校生加强锻炼。

  PHE首席营养学家埃利森-泰德斯通(Alison Tedstone)表示:“该报告对于肥胖方面的争论十分有益。PHE一贯表示,只靠简单的教育信息不足以应对肥胖问题。

  “超重和肥胖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必须在个人和社会层面同时采取措施。西方美食这其中的社会层面包括了行业层面、国家和地方政府层面以及志愿者方面。对该问题不存在简单化的‘特效药’解决方案。”

  中新网11月10日电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0日报道,美国快餐业开始走下坡,不仅快餐连锁店的营业额下降,汽水销量也跌至1995年的水平。这显示现代人越来注重健康饮食,曾是许多美国人最爱的快餐已越来越不受欢迎。

  美国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的杜鲁门医学中心早在2012年,便提早结束与美国头号快餐店麦当劳的合约。如今,该医学中心旗下医院的餐厅已不再售卖任何快餐。

  肯塔基州的科塞尔儿童医院在1986年开张时就已经与麦当劳合作,但该医院也跟随杜鲁门医学中心的脚步,现在不再售卖巨无霸汉堡或麦乐鸡块了。

  杜鲁门医学中心前总裁布鲁富德表示,“快餐在美国有一定的位置,但我不认为它们应该出现在医院内。我们觉得,我们必须带头改变现有情况,让人们更有健康意识。当初做出这样的决定主要是因为身为医院,我们有义务改善社区的健康。”

  美国麦当劳上个季度的营业额下滑了3.3%。而根据饮料行业的《饮料文摘》,去年美国人饮下的汽水仅有44加仑(约166.5公升),相等于1995年的水平:1998年,美国人饮下的汽水多达51加仑。

  此外,轻怡汽水的销售量也下滑了6%,这主要是因为一些研究显示,轻怡汽水中所含有的一些人工合成甜味剂可能是致癌物。

  美国纽约爱因斯坦医学院临床副教授阿约布表示,“以前人们不在意食用大量生产的食品,但如今人们较倾向于食用自制、手工或可持续生产的食物。消费者都希望他们能活得更健康,他们的饮食习惯也越来越健康。”

  随着越来越多人意识到快餐与汽水可能造成肥胖和糖尿病等终生健康问题,美国近年来也冒出了许多反快餐运动。

  这些运动正逐渐见效,美国疾病控制中心今年2月披露,美国2岁至5岁的肥胖儿童比10年前少了43%

  不过,美国健康基金会指出,美国人民还须继续努力,因为目前仍有超过三分之二的美国成年人超重。

上一篇:也不知道原来在塞纳河畔的博物馆旁停泊着‘广 下一篇:西方美食鱼肉、盐、烟的搭配

水果沙拉

和林羊肉暖锅
栗子鸡的做法推荐
营养粤菜推荐:虾酱蒸排骨
照烧鸡腿的做法
西湖醋鱼的做法
广东煲汤的七大要领